欢迎登陆老艺术家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活动
详细信息
专访刘心武:播了种就精心耕耘,总会有收获的

网易女人:网易的网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为大家采访的是报喜鸟“新锐艺术人物盛典”文学艺术方面的评委刘心武老师。刘老师,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关于艺术的盛典,您认为文学艺术方面的新锐现象有什么表现?

刘心武:从年龄来说,我觉得还是属于青春作者,最新一代的文学写作者,但这只是新概念的一个因素而已,更主要是他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文学思维、新的文学文本、新的文学语言,也塑造了新的文学形象,而且他们也吸纳了新的文学阅读群体,所以后面这些方面可能更重要,比他们的青春、年龄更为重要。

“锐”,就是他们有锐气,而且你也可以了解成尖锐。他们对既有的教条、框框、桎梏等各种束缚性的东西勇于去破除,这种破除当中可能会使一些跟我年龄相近的人觉得他们有点过分,但是我觉得在整个全人类的文学艺术发展史上,其实就是在不断重复这样的事情,青年一代起来以后总是要以他们的尖锐性来为自己的创造开辟道路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当中的偏激和片面可以通过时间,通过阅读群体来逐步纠正,最后留下的就是他们最美好的东西。

网易女人:我们知道在文学艺术方面,自从网络盛行以后,网络文学成为我们的文学艺术当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您怎么看待网络文学这一新兴的文学艺术形式?

刘心武:网络文学有个最大的优势,它可以不通过编辑的加工,更不必通过副总编辑、总编辑的审查,就可以被贴到网上去,所以它保留了创作者的原生态,这一点是很多纸质文学作品没有比的。

纸质文学作品总是需要编辑的加工,编辑部领导的审阅,最后把握好了才会拿出来,这样一个流程也有它的好处,如果编辑是优秀的,审阅者也是睿智的,那么他推出的可能是一些精品,有他的一些好处,但同时也会形成一些负面的东西。

编辑本身不是创作者,他隔了一层,可能反而把创作者原生态的一些好东西磨掉了,审查者可能是一个昏聩的,人可能很好,但审美观念陈旧,可能会阻碍很多新的东西冒出来,但是网络就有这个优势,我自己写好以后直接贴上去,比如当年明月的作品就是这样,我最早是在网络上接触到他这样的作品,他写史很轻松、很个人化、很平和、无顾忌,结果形成一个很好的文本。

所以我认为到目前为止网络在发展当中还是起到了一个不可替代的作用,还是有它的特色。

网易女人:您刚才说到希望新锐艺术盛典能够使现在生活当中的一些艺术人物不仅具有一定的市场价值,也能在整个中华历史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文学艺术方面,您个人认为做这样一个评选,应该采取怎样的标准呢?

刘心武:这是比较难的,尤其文学艺术作品不像其它的东西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理性的标准,有很多审美者会把自己的一些因素融入进去,最好的欣赏状态,西方叫作接受美学,也就是说他等于是个参与者,把他自己的个性加进去。这样一来,你要说很公平、很得体,恐怕就很难做到。

但是好在报喜鸟和网易事先就有一些筛选,比如在文学方面提出的10个候选人,10个候选人本身就很好,无论哪一个最后确定下来都不辜负这次活动,这个基础工作做得很好,这10个都是在各方面具有了一定代表性的,也都产生了一定影响了。

但是要从10个里面再提出1个来很难了,淘汰掉的有人可能觉得是最好的,这个我觉得没有关系的,就像当年京剧评四大名旦,最后是“梅程尚荀”,也有一些更优秀的旦角没有能够选上,但是并不妨碍这些人发展自己的艺术。比如一个叫小翠花的小派,后来他自己也发展的很好。所以我觉得评选总是会起到推动作用,但是评选永远是有缺陷的。

网易女人:您刚才解释了“新锐”这两个字的意思,说到“锐”字,“锐”可能代表着年轻人的一种锐利的锋芒,一般传统认为这样一些前卫的、先锋的艺术家,身上可能带着与生俱来的年轻人对于世俗的叛逆心理,这样也就造成他们对整个主流文化的接受度可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您怎么看待呢?

刘心武:我不太同意这个结论,纵观整个人类的文学艺术发展。一个阶段的文学艺术达到烂熟程度,举个例子,比如法国的批判现实主义,巴尔扎克的作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达到非常可观的程度以后,年轻人要再写东西就很困难了,你怎么超过他呢?想了想以后说:“打倒巴尔扎克。”这就是一个办法,我跨过他去,这在当时是很刺激的,最后出台了现代派的文学潮流。

巴尔扎克讲故事,我不讲故事、我反故事,你刻画人物,我不刻画人物,我表现情绪,你的文本很严谨,我不,我的文本是比较混乱的,我荒谬。一开始这样做的时候非常过分,他确实具有叛逆性、颠覆性,而且“代”与“代”之间会发生摩擦,一些老的文学艺术家和年轻的艺术家会合不来。

巴黎曾经就是,新的歌剧,叛逆性的歌剧上演的时候,剧场会发生保守派的观众和新派观众之间尖叫、扭打(的事件),但是最后事情过去以后,(这些)都成为文学艺术发展流程当中的一些趣闻,一些非常美好的回忆。

一个平衡状态总是要打破,现代派的文学艺术发展到后来又不行了,你无非就是荒诞、无非就是变形,你还有什么新招子啊,也厌烦了,于是后现代派就出现了:少来这一套,什么强刺激?不要,我就要同一空间当中不同时间的并制,我要冷静、要拼贴,又把现代派超越了。所以这个是很正常的。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发展的时间好像把其他民族发展几百年的阶段压缩了,所以非常快,到今天又出现了一些叛逆性的、颠覆性地年轻的作者、年轻的创造者的作品,还是很有趣的现象。

你要他们抛弃叛逆性和颠覆性,这是没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你要崇拜他们的叛逆性、颠覆性,把他捧上天,也没有道理,他们也是个阶段性的事物,通过一个阶段性的评选,确定他们在这个阶段的积极作用,有利于他们今后更健康发展,他们也会变老,成为老艺术家、老作家。所以我觉得不要有那种忧虑。好像去鼓励新锐叛逆、颠覆,就会搞得文学艺术乱糟糟的话,那我想不会的,整个社会有个自动制衡作用,这个你可以放心的。

网易女人:刘教授刚才说到了,新锐艺术出现也是文学艺术里面的一个有趣的现象,专业领域对于这种现象是持着一种欢迎的态度,毕竟这也是文学形式的一种。您觉得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普通大众来说,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吸收、接受这样一种新锐艺术呢?

刘心武:我觉得大家最好不要设一个前提,作为纯朴的欣赏者,我不一定非要先看报道,或者是评论家的评论,先看怎么给他定位,我就是根据我自己的生命体验(来判断),看看跟他的作品有没有对应关系,没有对应关系,它不适合我,它可能很好但是不适合我,我不欣赏,不管有多少人追捧,或者你给他评大奖,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要找自己的对应物。

其实人在一生当中,往往自己不一定非得创造文学艺术。我自己家庭就是这样一个家庭,我的父母本身并不直接投身文学艺术的创作,但是他们从小给我一个熏陶,他们自己很喜欢文学艺术,他们喜欢文学艺术不是从概念出发,从理论出发,而是从生命体验出发,哪个东西跟我感应了我就喜欢这个,没有感应那我就不去喜欢它,你不喜欢它可能另外有人喜欢,别人会感应,这样自然的去寻找自己对应的文学艺术作品是最大的快乐。

网易女人:这也充分说明现在正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文学艺术也好,还是别的其它艺术形式也好,只要存在了,一定会有欣赏它的那个群体存在。站在专业角度,您觉得这样一种新锐的文学艺术形式的出现,会不会对传统的文学艺术带来某些影响呢?这些影响是积极的影响多一些,还是消极的影响多一些?

刘心武:这个影响已经呈现出来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站位,他对这个影响的表述是不同的,比如你认为是积极的,他认为是消极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像这次评选文学类的候选人,实际上他们在市场上已经占了很大的份额,不光是网络上挺活跃的,后来走向纸质的文化市场,出书也畅销的不得了。

像我这一辈有时候心里头就不一定很舒服,因为蛋糕就那么大,他切那么大一块,剩下我的还有多少呢,是吧?从人性角度来说,这个是很自然的反应。

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要冷静,跳出自己的站位,从整个民族文化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就会转忧为喜。其实拿我当年来说也是那样,已经有那么多的前辈在那儿了,可是我忽然冒出来了,一下很轰动,你那会可能还没出生,我就已经轰动了,而且还得奖,也是很风光的,有一些比我年纪大的作家没有能够享受到这个东西,因为种种时代的限制,他们没有能够搭上这个车,也会有一些复杂的心理,但是其中最让我感动的,就是有一些人最后跳出自己的站位,从一个宏观角度来看,觉得出现这样的一个年轻的作者还是很可喜的,应该鼓励,进行平等交流,也给我很多的营养。

我觉得就是要跳出自己的狭隘的站位,从一个文化发展的全局来看问题,这样可能就会比较客观,也比较公正,自己也会比较愉快。

网易女人:今天这个艺术盛典是由报喜鸟这样一个服装品牌来冠名的,您觉得如果要让这种新锐艺术形式在整个社会层面得到更大程度的普及,除了由一些企业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以外,还需要哪些方面的关注呢?

刘心武:当然需要各方面的关注,但是我现在想强调的是,有一些年轻的记者提问经常会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谈,你是商业化,不管怎么包装你就是商业活动,这对艺术有促进作用吗?

我觉得这样一些记者有这种想法,还是因为受到我们社会前几十年的观念传递过来的心理积淀,我认为这种观念其实可以破除,从文学艺术的发展历史来看,大的艺术家、大的艺术流派的产生,都必须要有金钱的支持,要有商业的支持。如果没有意大利的梅蒂奇家族,哪里来的意大利的建筑艺术和造型艺术呢?如果没有梅克夫人慷慨的出钱,柴可夫斯基的那些作品出的来吗?老早死掉了,你现在根本听不了他的交响乐,也看不了《天鹅湖》了。是不是啊?

当然世界是多元的,现象也是多样的。有人可能会说,你看凡高在他活着的时候始终没有人赏识,没人给他钱,这样的悲剧也是在不断的产生,为了避免凡高这样的悲剧存在,就需要在你还看不准他是不是凡高的时候给他投钱。所以我觉得报喜鸟这个活动,恰恰就是商人品位提高了之后,他要成为艺术赞助者。

西方的文艺复兴,包括中国五四运动以后的白话文文学发展都跟商人的赞助有很大的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比政府、官方的支持都更重要。

法国是一个重视文学艺术的国度,他有文化部,美国没有文化部的,美国哪有文化部?你听说美国有文化部吗?有文化部长吗?没有这样一个部门,全部都是靠民间筹资,它的博物馆、画廊、演出、文学,都是完全交给社会、交给商业,当然法国模式和美国模式也很难说谁优谁劣,美国也不一定好,它也产生了很多悲剧。

法国有文化部,有文化部是不是全是优点?我很难说。但是商业和民间投资资金会促进文化发展,应该把它越来越视为一种常态,一种社会文化发展的常规现象,而不是要另眼看待,挑剔、质疑,不应该这样。这是我的看法。

网易女人:今天刘老师来参加艺术盛典启动仪式,您刚才也说到这是第一次举办这样一届活动,这个活动往后还会继续办下去,第一次是至关重要的。最后请刘老师给我们这个活动一两句寄语。

刘心武:好。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播种了,我们就认认真真把这个活动搞下去,只问耕耘,可以不问收获。(至于)最后是不是会在中国,在世界产生很大影响,最后评选出来的结果是不是果然被历史记载下来、成为一代文学艺术经典人物,就不去管他了。我们现在播了种以后就精心耕耘,总会有收获的。

网易女人:好,谢谢刘老师。

名家专栏
版权所有:老艺术家协会 ICP备案:京ICP备09062721号 总机:010-5746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