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老艺术家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活动
详细信息
刘晓庆:乡音未改

“如果不是明星,我也会散散步,和人吵吵架”

“现在的明星要做很多演戏之外的事,要宽容他们”

“最难忘的是渣滓洞门口卖的白凉粉,好吃惨了”

“我的文笔好是公认的,所以我要坚持写书”

在中国影视圈,刘晓庆绝对算是一个传奇。在外人看来,刘晓庆从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演艺事业之外,写书、做生意、当独立制片人……总喜欢第一个吃螃蟹,也因此经历过许多挫折,但她却总能用一种神奇的力量,让自己柳暗花明,且更加光彩照人。据可查到的资料计算,刘晓庆今年56岁了。她最近在忙什么,又将带给我们什么惊喜,又有些什么新的人生感悟?日前,在担任完天津卫视《王者归来》评委之后,她接受了重庆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本版稿件由重庆晚报首席记者巫天旭采写

要约到一个刘晓庆的专访很艰难。她从美国回来之后,当完选秀评委,又马不停蹄地和人聊剧本、聊生意,采访是她坐在车上的时候和记者通电话完成的,她说:“每天有十几件事要做,到现在时差都还没倒过来。”

刘晓庆最近的曝光率很高,除了获得“剑桥世界名人榜暨首届杰出领域之杰出华人”荣誉之外,迈阿密市长更称她是“中国传奇”。即使如此,当纽约电影节主席邀她赴美开影展,刘晓庆还是婉拒了。刘晓庆仿佛一位很成熟的经纪人那样给重庆晚报记者分析:“你想想,拿过去的作品做个人影展有什么意思,要拿就拿新的,拿最好的作品,春节前我应该有两部新作品会出来,我这不叫拒绝,只是推迟一下时间。”

同时,她又是个很感性的人,前段时间拍摄的《武则天秘史》是刘晓庆第三次演武则天。在剧中,斯琴高娃、她、殷桃分饰老年、中年、青年时的武则天,刘晓庆其实一直拒绝再重复角色:“制作公司的老总三番五次找到我,说非我不行,我是真被他的攻势打败了,感动了,考虑了几个月只好接了。”但这种感性也是有限度的,“接了这戏之后,对方又让我在《太平公主》里再去演武则天,这次我只好狠下心婉拒了。”

再演武则天、参演电影《杨门女将》,刘晓庆感触最大的就是自己演技上的提高,她觉得现在演戏不用像以前那么用力就可以达到比较好的状态,“以前总是费了不少傻劲。”

当看到如今光怪陆离的娱乐圈的种种怪相,刘晓庆不是以老前辈的姿态居高临下地批评。她说,她体谅这些娱乐圈的新人,“在我们那个时代,演好戏是你迈向成功唯一的办法,而现在不是了,现在要做一个明星,要做好多演戏之外的事,根本就无法把精力全部放在演戏上,大家应该对他们更宽容、更谅解。”也因为此,刘晓庆说,她至今很反感别人称她为明星,尽管已经当了很多年,她还是希望演戏是一件很纯粹的工作。

刘晓庆在新浪、腾讯等微博的总粉丝已经有1300万,她喜欢和网友互动,比如她正躺在床上,就有人发微博问她,“你怎么还不起床啊!”她会觉得特别温暖。她说自己的微博大多是原创,即使转发也一定要加上自己的观点。

如果关注刘晓庆的微博,你会发现,她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她每天都要花时间写微博,涉及面很广,足球、慈善、环保、时尚,有时也会搞搞笑。刘晓庆说:“别把我想象成一个不知疲倦的人,其实我也很爱玩,只是上微博了,才让大家看到而已。”据刘晓庆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刘晓庆玩iphone、ipad都相当熟练。

中国足球队被老挝进了两球,刘晓庆也会摘一些网友的辛辣讽刺贴在微博上。她一本正经地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中国足球是咱的脸面,打得不好就该批评。”她还转发一些环保的内容,有些和她以前的理想有关,“我以前做生意的时候,就特别想做污水处理和垃圾分类处理的项目,结果一直没做成,看到现在垃圾分类这么多年依然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实施不了,就会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刘晓庆也透露了微搏的小害处:她感觉每天在微博上说话说多了,习惯在140字内简练地说清楚一个事,转到写作就会感到无从下笔,“我本来也是作协的会员,以前写书也是超级畅销,而且文笔好也是公认的,我还是要坚持写书,应该可以调整过来。”

“新书将和盘托出生活习惯情感经历”

重庆晚报:你最近正在写的一本书叫做《做一个美丽的女人》,这本书你会写什么内容呢?

刘晓庆:我会在书中分享当生活中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我怎么对待,希望大家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包括生活习惯、情感经历我想我都会和盘托出。

重庆晚报:可能很多女性读者都会问你,怎么做一个美丽的女人,你眼中的美丽女人是什么样的?

刘晓庆:其实真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我只是觉得我经历的人和事,处理事情的态度可能其中还是会有些道理,因此也希望大家能从中得到一点启示。

重庆晚报:你说的美丽显然和外貌无关?

刘晓庆:对啊,其实我想说,就算是一个外貌很平庸的女子,只要选择了一种很健康的生活方式,正确的为人处事态度,也可以让自己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重庆晚报:其实我们发现你现在还是有一些改变,比如你会去一个选秀节目当评委,还在上面唱歌。

刘晓庆:其实也就是太忙了,想缓一缓,拍戏太累,做娱乐节目相对轻松一些。做娱乐节目其实也是我的长项嘛,我也主持过央视春晚,也主持过凤凰卫视《打开引号》节目。

重庆晚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明星,你的生活会怎样?

刘晓庆:散步,和别人吵吵架,但是,那也不会有这么丰富的生活了。

重情义

作为《大众电影》曾经的封面女郎,刘晓庆对该杂志有一份非常特殊的感情,在《大众电影》面临停刊之时,她也发了微博表达了自己的关切之情。很多人问,刘晓庆为何不借自己的能力让这本刊物起死回生?刘晓庆并未回答这个问题,但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偷偷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刘晓庆其实考虑过这个问题,权衡再三,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做好一本杂志,而《大众电影》的衰亡其实也是一个纯电影时代无法避免的终结,她爱莫能助。而在《大众电影》的前任总编辑生病住院的时候,刘晓庆也曾出钱帮助。刘晓庆私下对工作人员说:“这些老的工作人员都是我的朋友,只要他们有困难,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帮忙。”

乡音未改

刘晓庆出生在重庆,但基本上是在成都长大,后来去了北京,很难想象刘晓庆还能说一口流利的重庆话。在采访中,刘晓庆不时要用家乡话和重庆晚报记者聊天,“有啥子问题,随便问,我们家乡的媒体采访我肯定要配合”、“重庆人是最落教的”……刘晓庆说,她现在身边最好的朋友也是重庆人,而最让她难忘的是渣滓洞门口卖的白凉粉,“好吃惨了”。

名家专栏
版权所有:老艺术家协会 ICP备案:京ICP备09062721号 总机:010-5746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