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老艺术家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活动
详细信息
专访艺术家周春芽:吴冠中先生单纯的令人尊敬

主持人:今天非常荣幸的邀请到著名艺术家周春芽先生接受腾讯的独家专访。

 

著名美术家吴冠中于6月25日在京逝世,社会各界对这位艺术大师表达了深切的哀悼,您对吴先生的印象是什么?他的画风有哪些特点?吴先生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贡献主要有哪些?

 

周春芽:吴冠中先生是一个单纯的令人尊敬的艺术家。他的画风很自由,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而且也不是很拘于某一种形式。他40年代出国,学了法国的一些东西,学了很多西方当时当代艺术的一些表现形式。当时的中国社会很保守,他学成以后毅然回国。50、60、70年代的中国非常封闭,对艺术不是很开放、制度也不自由,但是吴先生仍然能保持一种对艺术的探索,我觉得这点精神,很难得有艺术家能像他这样的。

 

很多艺术家到政治比较厉害的时候,就为政治服务。领导怎么说就怎么画,很多艺术家都不能去坚持自己的艺术。我们先不谈吴先生的艺术是怎么样,他能达到世界级的什么水平,我们先不谈这些东西。先谈对中国艺术的贡献,吴老先生是非常不错的。做了很多事情,一直到他去世前都还在从事艺术创作,而且非常单纯。这一点是艺术家应该学习的地方。

主持人:我们知道周先生您也是有留洋的经历,您跟吴老先生经历上也蛮相近的。您觉得中国的艺术从业者或者艺术爱好者,是不是要在国外有一个游历的经历之后,才能对自己的艺术创作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您的这次英国之行的主要感受和目的是什么?

 

周春芽:不一定,要看时间,现在无所谓了。现在这个年代无所谓出不出国,因为我们现在的资讯、信息、交通,整个来讲我们现在是跟国际同步了,无所谓了。就像我们现在把英国的当代艺术介绍到了中国去,把中国的艺术介绍到国外,中国的艺术家很容易出去了。跟我们那个年代是不一样的。

 

80年代整个中国是没有封闭的,出国非常难,而且我们掌握的艺术上的信息是非常不容易的。掌握得很少,几乎中国艺术的发展跟国外是完全脱节的。我在很多文章上都谈到,当时中国的艺术是非常落后的。

 

首先,我们的美术馆、博物馆很落后;后来我们艺术的形式很单一,我们只有绘画是很单一的艺术形式;艺术语言、风格也很少,基本上都是传统的写实的。我们的艺术是不落后的,中国传统的艺术是曾经在世界上是非常高的。

 

60、70、80年代世界的艺术发展得非常快,当时到国外一看都傻了,美术馆、艺术馆、博物馆,艺术呈现的方式、种类,有绘画、摄影、摄像、雕塑,艺术的形式不同的风格、流派太多了。从这一点来讲,当时中国的当代艺术是落后的。当时我们出国很艰苦,但是也非常重要,我们把西方的东西学到了,我们报它介绍出来跟中国同行交流,影响我们的下一代艺术家。我觉得这一点,时代不一样。

 

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得非常快,我这次来英国就充分体会到中国艺术现代的活力是非常旺盛的。看英国,反而感觉停滞了。我参观了他们的美术馆,重要的发起发达国家还非常不错,印象最深,他们有新的年轻的艺术家,其他的就显得比较落后了,活力不对。像中国艺术家非常有活力,展览很多,很有冲击力,有想法,这个跟我们中国目前整个社会往前面快速发展是有关的,艺术家比较有活力,包括整个经济对文化的支撑,这一点我感觉不一样。但是像英国这种文化历史比较悠久的传统的国家,它的实力非常雄厚,它的艺术底蕴还是非常强。所以我这次要做更多的交流。

 

我这次来有这个体会,今天《华西都市报》也用非常大的篇幅报道这次英国当代艺术在中国二线城市巡展的事情。从媒体角度讲,全球最贵的艺术家将会到成都。从新闻的热点肯定是要抓住这一点,达明·赫斯特代表英国,甚至在国际当代艺术中也是一个典型人物,我觉得必要介绍到中国,让中国的艺术家、老百姓了解现代英国,也算代表西方欧洲一个艺术发展的每一步。

 

我今天跟英国文化协会的表态,我说我是代表成都,我可以代表政府,代表成都的艺术家慎重地邀请达明·赫斯特、彼得·多伊格来访问,所有的国际机票(一定会是头等舱),星级宾馆,肯定比接待我要高得多。艺术研究院来出这个费用还是没问题的,我希望他们能到中国来访问,这个是很有意义的。如果有时间、机会,他们可以到中国来了解一下。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当今世界最活跃的中国有这么多的艺术家渴望了解你,喜欢你,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主持人:周先生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之一,您是如何看中英当代艺术或者说中国和世界当代艺术的差异化的?

 

周春芽:目前在世界上当代艺术比较活跃的几个国家,比如说英国,德国也非常不错,还有中国,这几个国家算是比较活跃的。

 

现代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我刚才说的是二十、三十多年以前发生的事情,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得非常快。基本上我们站在一个国际水准线上对话。可能各自关注的不一样,比如英国的当代艺术,他们可能关注的题材、语言,可能有他们独特的方式;中国当代艺术家研究的是非常有活力,有激情,不管社会政治上发生的一些事情,社会的一些问题,包括语言的冲击力,包括语言的强力,我们有我们深厚的传统艺术做支撑、做背景,这一点又逐步地发挥起它的作用。

 

另一点可能和它出现的思想、艺术语言、形式可能和欧洲不一样。艺术千万不要一样,每个地方保持它的一个特点。比如说我关注到印度的当代艺术非常厉害,我看了几个印度的艺术家也是非常厉害的。他们在他们文化的形式,印度现在的经济也非常好,其实它是丰富世界当代艺术发展的。中国,包括印度艺术家的努力,其实是在丰富世界当代艺术发展,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推动作用。

 

西方当代艺术发展的历史比我们早一些,我们开放得要后来一些,但是我们后来的冲击力也非常强。也是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也很有意思。就像我们的唐代、宋代,中国的艺术在世界非常活跃。到后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衰败,包括各方面的落后,我们的艺术发展要慢一点,西方的发展就非常快。这种交错的发展其实是非常好的。最后历史都会过去的,留下来的都是艺术品,艺术品是跨越时代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英国的老画,你看到那些古典的画我们激动,它将来都会留下来的,它超越历史。将来中国的艺术、印度的艺术都会留下来的。

 

目前来讲,中国的艺术家,中国的人民渴望了解英国的事情大于英国人了解中国的兴趣,但是我想不要多久,他们会关注中国,因为重要在发展。他们会关注中国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不着急,慢慢来,因为英国是经济上的老大哥,他们有他们的长处,中国善于学习,把他们的好东西学到手,我们也应该发展。

主持人:周先生作为当代艺术的实践者,您如何评价自己的创作风格,您今后的作品会不会尝试新的创作风格?

 

周春芽:艺术比较复杂,我有留学的经历,特别是在德国跟英国留学还不一样。我又受中国传统艺术的影响,这个还不一样。在英国的艺术家发展跟在中国本土的艺术家发展还不一样,我觉得我很幸运,当时在中国人出国很困难的时候,我能有机会出国,比较早地了解到西方艺术的发展,我很幸运。

 

一个艺术家一生非常短暂,就像我们尊敬的吴冠中老先生,我觉得他是高寿,活到91岁,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把他的一生奉献给艺术,我觉得是比较好。不管怎么样,人的生命还是有限的,艺术家不管你是天才,还不是天才,最后人的生命总是要消失的。人的精力其实也有限,你把一件事情做好,做到极致是很不容易的。你不可能掌握所有的艺术形式,所有的艺术风格。你就把那一点做得非常细,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就相当就不容易了。

 

 

主持人:中国的一些先锋艺术家认为,用原始、传统的创作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他们对社会影响的冲动,他们想要做一个影响社会的实践者,用行为、用活动等等创造模式去影响社会。您对这个是如何看的?

 

周春芽:这一类的艺术家,我们通常讲这个是先锋艺术家,前卫艺术家。作为艺术家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就是要走在时代的前列,走在所有老百姓的前面,创造一种新的思想。而且还要故意跟传统割裂,传统不要影响他,他才会全新地考虑新的东西,这一类的艺术家是非常受尊敬的,但是我不是。

 

我这个人虽然在创造自己新的语言,但是我跟传统相连,当然也不是传统。我是属于瞻前顾后的艺术家,但另一种艺术家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艺术家一定要往前面冲,他冲有可能带动整个艺术的发展。即使有些艺术家他还在搞传统,我们不是搞传统的艺术家,他也会把传统比较好的东西继承下来。但是前面有一些艺术家在往前冲,在往前冲的过程中,他实际上会影响整个美术界。

 

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会抛弃传统,很多艺术家特别是绘画,绘画还能拿到笔在亚麻布上画画,这就是传统艺术家了。你不能说是前卫艺术家,前卫艺术家首先在材料上就要抛弃原来的东西。你还在用传统的材料,你的观念就是传统的。

 

实际上艺术不是这么简单的,不是说你想把传统抛弃了,想一个新的东西你就会成功,你也可能成铺路石,你可能冲到前方牺牲了,也可能成功了,大多数前锋艺术家牺牲了,为后面的人铺了路,这有可能的。艺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前卫受人尊敬。

 

作为艺术来讲,特别是一些艺术的基金、机构要鼓励这些艺术家,他们有可能牺牲,但是还是要鼓励他们,在他们经济上各方面的支撑。相对来讲,传统艺术家他会考虑以前的审美的经验,可能在市场上,在其他方面有一些好处,但这些不是艺术家考虑的问题。作为一个国家的机构,或者基金会,一定要支持先锋艺术探索的精神。

 

 

 

 

主持人:周先生提到了艺术基金会这个概念,我们注意到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家,特别是众多不出名的独立艺术家和青年艺术家,都在打一场“一个人的战争”。他们很大一批人生活得都很拮据,创作上蛮艰难的,能够坚持下来,特别坚持几年的艺术家,会遇到很多很多困难。您觉得中国在艺术基金会的发展上,目前到了一个什么程度,还需要那些提高?

 

周春芽:中国现在从事艺术的年轻人特别多,由于中国经济上的发展,和社会现在相对来讲给艺术家有宽松的环境,包括经济对艺术的支撑。可能跟很多艺术家,特别年轻的艺术家,正在学习的艺术家,特别多的人现在报考学术学院,然后有一个错觉,认为艺术又能成名,又能赚钱,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单纯地做艺术的梦。当然这也是一个好事情,也艺术家提供了好的一个前景,学艺术还是要有一个动力。

 

中国现在是这样的,如果有一些艺术基金,特别是对年轻艺术家的支持,我觉得会更好一点。国外要好一些,我知道国外有一些艺术基金会,对年轻的艺术家,包括像这次英国文化学会,这是国家的一个机构,它有这笔钱,现在我们看这笔钱太少了,我们中国看这个已经不行了,英国已经落后了。但是,尽管如此,它做这个事情做得很早。30、40年代一直延续到现在,所以它现在有很多著名的作品,很贵的作品都是以前很便宜的时候买的。它们是国家在做这个事情,中国政府没有这个机构。

 

现在也有一个问题,很多年轻的艺术家他们好像把艺术当成一个职业了,这个是一个问题。很多年以前,我到德国了解德国的情况,德国只有5%的艺术家可以靠卖画为生,大多数艺术家都有自己另外的职业。中国艺术家,特别是年轻的艺术家,我觉得首先要学会生存,你要有生存的本领才能够从事艺术。你不能完全赌,当然也有赌的艺术家,就破釜沉舟搞艺术。这种艺术家不可能太多,如果所有的年轻艺术家都破釜沉舟赌,他有可能还没有达到成功之前,就已经被生活压垮了,这实际上是不好的。如果你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说当个老师,学校教书,教书的同时你可以搞创作。或者在一个杂志当个美术编辑,或者在网站当美术编辑,或者你做一些设计。

 

 

主持人:或者是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也OK?

 

周春芽:对,那也无所谓,首先你要生存下来,你才有能力,才有力量从事艺术创作。一旦你的艺术被社会所承认,有基金会支持你,你的画有人卖了,收藏家都喜欢你的,那就很好了。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了,你就无所谓了,就把艺术作为一个职业。

 

 

 

主持人:其实人的前提是要有生存能力之后才能谈到艺术创作。

 

周春芽:对。

主持人:周先生这次英国之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周春芽:我觉得中国艺术家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幸运,特别是看到了英国有很多还不如咱们的状态,更加感觉到中国蓬勃发展的势头,在这个时代是艺术发展好的一个时代,对艺术家成长的一个过程,我觉得是要珍惜、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多跟国际的艺术交流,毕竟英国的艺术发展,特别是当代艺术他们是走在前面的,它们的时间比我们长,还要向他们学习,要多跟他们交流。我们这次来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这些当代艺术介绍到成都这种二线城市。成都的老百姓不可能很多人到英国,年轻的艺术家也没有钱买机票到英国,最多到上海、北京。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要的推动工作。

 

 

 

主持人:您对英国当代艺术珍藏中国巡展的首站选择了成都如何评价?

 

周春芽:我觉得是这样,选择成都是对的,我觉得成都是除北京以外下艺术家最大的一个群体。北京肯定是最大的,所有的好的艺术家都到北京去了。相对比起其他城市,成都留下来数量算是比较大的。这是成都的一个好的基础,成都会不断产生很多好的艺术家,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基础,除了四川美术学院以外,还有很多大学,四川大学也有艺术学院,有很多大学都有艺术系,这也不断地培养了很多新的年轻的艺术家,这是很好的。

 

成都相对来讲它的社会环境对当代艺术是宽容的,这一点不管是从成都的政府,还是老百姓都是比较容忍艺术家犯一点错误,他们也能理解,我觉得这对艺术发展是非常好的环境。

 

成都的媒体对当代艺术也非常支持,有很多消息他们也报道,这个是非常好的基础。这次英国当代艺术展第一站到成都是选对了的,他们一定不会感到失望。如果重要的英国艺术家到来交流,他们也会感到艺术的氛围,我觉得他们不会失望。

 

 

 

主持人:所以您力推英方应选择特别重要的艺术家让他们亲自到中国来?

 

周春芽:那肯定,这是他们的一个机会。中国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到全世界艺术家最多的一个国家群体中间,所能产生的国际影响是巨大的,这应该是英国当代艺术家的一个绝好的机会。当然,这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也是一个绝好的借鉴和交流对话的机会!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周春芽先生接收腾讯的独家专访,谢谢!

 

周春芽:谢谢,谢谢腾讯的网友,谢谢拥有世界最多网民的腾讯QQ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所做的工作。

名家专栏
版权所有:老艺术家协会 ICP备案:京ICP备09062721号 总机:010-5746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