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老艺术家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分类
名家专栏
新闻中心
山东等多地现白菜滞销情况 价格从1元多跌到1角
 白菜滞销之后

  经过当地政府和各方努力,土豆滞销的状况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情况并不十分乐观。就在农民们依然在为土豆销售发愁的时候,山东、安徽、辽宁、新疆等地又出现了白菜滞销的情况。价格从去年的一元多跌到现在的一毛多。明天就是农历的立冬节气,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大白菜如果卖不出去就会被冻坏。所以现在大白菜的价格也是一天一个价地往下跌。

  一、山东枣庄白菜市场一片萧条

  记者闫瑞静在采访中说到,这里是山东枣庄大桥蔬菜批发市场。是鲁南苏北最大的蔬菜市场,主要交易产品是秋冬白菜。现在本应该是最忙的时候,但市场内一片萧条。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来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

  记者看到,已经8点多了,但偌大的市场里,只有两家摊子上堆着一些白菜。听说,最近正是白菜成熟、上市的季节,但记者根本看不到有农户送菜来这里卖。

  当地白菜种植户王家英告诉记者,没人来收,都愁的不行。

  据记者了解,大桥蔬菜批发市场,位于山东省枣庄市的峄城区,是枣庄市历史最悠久的白菜种植基地,有几十年的种植史。而大桥蔬菜批发市场,就是在这个种植环境中,建立起来的山东南部最大的蔬菜交易中心,占地面积5600平方米,往年仅白菜的交易量就上亿吨。但是,这样一个远近闻名的市场,今年入冬却遭遇了这样的萧条。

  大桥蔬菜批发市场经理王清军说,去年这里车水马龙,车都开不进来,今年没人。

  整个市场里唯一一家收菜的,是当地一个叫王清华的收购商。记者看到,清早这段时间,本来应该是收购商最忙碌的时候,但王清华没有收菜,只是围着已经收来的白菜,转来转去。

  当地白菜收购商王清华告诉记者,南方人吃菜讲究,得收拾干净,五分之一的叶子都得扒掉。

  王清华说,现在卖菜都是净菜,屯在这的白菜,外面都烂了,要扒掉好几层才能装箱,这样100斤白菜也就剩下65斤。王清华收白菜已有四五个年头,根据行情把菜运到全国各地。今年,北方各省和湖南湖北的白菜都在这段时间集中上市,竞争激烈,而且批发价也就每斤0.2元,所以他们只能往更远的广州卖。但这两天,广州的卖价也不划算,他们宁愿让菜烂在摊子上,再心疼也不敢发车。.

  当地白菜收购商王清华继续说到,到广州运费加两毛,摊费三毛,包装五分,拉过去成本就变成五毛多。拉第一车过去时,就赔了一万多块钱。不赚钱,保本就不错了。

  当地人告诉记者,在枣庄市,大桥市场的白菜收购价是每斤0.12元,滕州市场每斤0.09元,肥城市场甚至只有0.05元,价钱已经低得不能再低,可是,收购商还是少得可怜。当地仅有的几个收购商说,全国的白菜太多了,收购商收的越多,也就亏得越多。

  白菜收购商李崇山告诉记者,销量不行,广州一个市场一百多车,卖不掉,到时候一天卖不掉就得扔,都烂了。

  在市场附近,白菜地一眼望不到头。可是记者发现,已经到了收获季节,菜地里却很难找到收割白菜的人。记者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发现了一家正在收菜的农户。

  当地种植户李淑慧告诉记者,我是跟别人定好的,要是没定好,也不敢收。

  种植户李淑慧说起今天终于揽到这笔买卖,笑的很开心。因为菜不好卖,她常去市场转悠,终于发现有人要发一车货,还缺几十斤,赶紧叫丈夫来收。李淑慧家种了四亩多白菜,现在也就卖出去不到一亩,今天的卖价是每斤0.12元,算起来不亏不赚,但菜能不烂在地里,她已经很高兴了。可村里其他的农户,算起这笔白菜账,还是觉得这样下去要亏本了。

  当地种植户王敏说,去年一亩地也能赚四千五百元,算上两亩地就能卖一万。现在一亩地也就卖千把块钱。

  据记者了解,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的大白菜种植面积有三万五千多亩,基本是以李淑慧这样的散户为主,每家种个三四亩地,因为规模不大,没法子自己跑销路,只能通过大桥蔬菜市场进行销售,一旦市场的销售链条断掉了,他们只能望田兴叹。三万多亩白菜都维系在一个市场上,市场经理王清年也想尽了法子。

  大桥蔬菜批发市场经理王清军告诉记者,我们村6个人组了个团队,往外销售。跑到广州。每斤按0.23元收,拉到广州一斤5毛,这一车亏了万把块。

  当地人告诉我们,今年4月这里的卷心菜上市时,就曾遭遇价格暴跌。但是在这之后,农户的种植面积还是没做什么调整。所以,白菜产量和收割季节跟去年差不多,也就赶上了全国白菜集中上市,挤破了头,也找不到销路和市场。

  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农业局蔬菜站站长闫英告诉记者,一家一户种植的盲目性,也是存在的,他们不能根据市场价格这种高低变化做调节。

  可当地农户说,他们也很想知道下一年种什么赚钱,但是没有这类的指导,为了保险,只能按照老路子一直种下去。

  当地农业局蔬菜办的工作人员说,枣庄市有着悠久的大白菜种植历史,生产设的很完善。技术已经很成熟,而且,像大桥市场这样的销售平台,和各地的销售链条早就建但全国的白菜产量过剩时,这样的一条老路反而成了制约,也就出现了这里上亿斤白菜只守着两户收购商的尴尬场面。农业局认为,应该在调节产量的同时,扩展更多的销售渠道。

  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农业局蔬菜站站长闫英告诉记者,一是多找老客户,二是建立农超对接。

二、北京蔬菜价格大幅度下降

  可能大家最近会发现,一些小区的门口经常有一车一车的白菜在卖,价格非常便宜。打听一下大都是北京近郊的农民进城卖菜。实际上山东蔬菜向来是北京地区的主要供应地,但是今年山东的菜农只能望北京市场而兴叹。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记者也到北京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新发地进行了一番调查。

  入秋以来,随着大白菜、萝卜等蔬菜的批量上市,市场上蔬菜价格出现大幅回落,为了了解近期北京地区的蔬菜价格,记者来到了位于市郊的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在这里许多蔬菜经销商告诉记者,今年的蔬菜批发价格与前两年相比低了不少,像白菜、萝卜、土豆等品种,批发价格与2010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0%左右,白菜甚至下降了80%。

  北京市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蔬菜经销商王大姐告诉记者,现在白菜卖到每斤0.17元,都是从河北玉田拉白菜,去年能挣一千多元,今年也就五六百元,少挣了一半。

  在北京新发地市场经营了七八年白菜批发生意的王大姐告诉记者,她家今年的白菜是从河北省玉田县采购上来的,然而往年北京市场上的白菜都来自山东、安徽白菜生产大省,受这次价格暴跌的影响,她尽量选择到河北玉田等地一些距离北京较近的蔬菜生产地区收购。

  北京新发地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经理说,跟去年同期比,白菜价格下降是比较明显的,像今年大白菜我们市场批发价钱主流价钱在一毛五左右,在一毛四到一毛六之间,这是它的价格,去年这个时候白菜批发价钱是五毛到五毛五之前,这个相比较起来,今年比去年下降了将近80%,下降幅度是比较大的。

  从白菜销售区出来,记者又来到了萝卜销售区,许多经销商告诉记者今年萝卜的价格也比去年低了一半,为了保本,在北京市场上的销售价格最高只能卖到两毛五一斤。

  新发地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通告诉记者,今年北京地区的蔬菜市场批发价格与去年相比下降幅度较大,以白菜为例,市场经历了从去年的“抢”白菜之后,进入十月白菜提前跌进“寒冬”。那么,北京市场上其它蔬菜品种的价格走势又是如何呢?

  北京新发地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经理说,除了这个,洋葱的降幅也比较大,洋葱这时候我们批发价钱是六毛钱,现在我们批发价平均价钱是三毛五,这也下降了40%,白萝卜去年这个时候批发价钱也是六毛钱。今年这回批发价钱,我们算的平均价钱应该是一毛七到一毛八上,就这个平均价整体的价格,实际上比去年统计下降幅度比较大。

  三、各地蔬菜销量大减,菜农苦不堪言

  在热闹的新发地市场,我们记者居然很难找到山东大白菜,河北等周边地区的供应量就足以满足北京市场,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在于今年大白菜产量比往年出现了大幅增长。这个全国性的增长让很多地方出现了滞销的情况。实际上,跟去年高涨的蔬菜行情相比,今年全国的蔬菜价格都出现了回落甚至是暴跌的现象。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蔬菜价格普遍下跌5成以上。尽管实施了部分蔬菜免收入场费的优惠政策,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蔬菜低价滞销的情况,各地菜农都苦不堪言。

  在大连,眼下正是秋菜集中上市的季节,辛苦了半年的菜农们指望着秋菜上市能多赚一点。记者了解到,在大连地区,大白菜的收购价从去年同期的每斤八九毛钱,降到了现在的一毛五左右,即便是这么低的价格,菜农手中的白菜也并不好卖,大量的白菜还在地里等待买家。

  杨贵昌是大连市金州区的菜农,他家今年种的二十六亩白菜,到现在只卖出了五亩多,望着绿油油的大白菜,他愁容满面地告诉记者,去年的这个时候收白菜的商贩早就在地头上等着了,而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大连市金州区华家屯镇菜农杨贵昌告诉记者,没有收的,就是一毛3、4分钱也没有收的,贵贱没有要的。

  杨贵昌怎么也没想到,去年八九毛钱一斤抢着收的白菜,现在一毛多钱却没人要,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他只好让儿子开车拉到城里去卖,然而一次拉上几千斤的白菜就得卖上两三天,这对于他家剩下的二十几万斤的白菜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记者了解到,去年在韩国泡菜危机等传言的炒作下,白菜的价格一度达到历史高位,这一波极端的行情让很多菜农都大赚了一笔,于是今年他们都纷纷扩种,然而扩种却直接带来了价格的暴跌。

  谈到去年白菜的行情,沙学诗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每斤接近一块的收购价让他的两亩白菜就赚了将近一万块,尝到甜头的他,今年一开春又租了8亩地种植白菜。

  大连市金州区菜农沙学诗说到,增产了收入倒减少了,还赶不上去年两亩地,来收的话,成本都不够。

  面对这样的周期性蔬菜价格,不仅菜农们没钱赚,菜贩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

  大连地区菜贩鄢繁忠告诉记者,去年一车菜两天就卖完了,今年我看现在这个效果也得十天,最低十天,还得赔钱,我就准备把这一车菜卖完了,就不干了,没法干了。

  蔬菜降价难卖,不是一个地方的个别现象。记者走进浙江苍南浦亭新新蔬菜专业合作社的蔬菜基地,一排排的蔬菜大棚映入眼帘,显得很壮观。合作社的章经理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是本地蔬菜大量上市的季节,蔬菜的供过于求让他很伤脑筋。

  浦亭新新蔬菜专业合作社总经理章国龙告诉记者,蔬菜现在不好卖,这个不稳定,那个时候最高的时候批发有两元多一斤,现在便宜了,那农户都说只值几毛钱,批发就四、五毛钱,销量还不大。

  批发价只有四、五毛,销量还不大,这个问题不仅章国龙头疼,社里的农户们也很头疼。

  浙江苍南县菜农章明蕉说,我一天卖四百斤差不多,卖的人也多,买去的人就很少,好销的时候一个人一筐筐拿去,这几天一个人买几斤几斤,很难卖。

  由于白菜滞销,章国龙说,除了合作社的订单,每到晚上,他们都会自发的去苍南县城灵溪的一个蔬菜销售点去卖菜。当晚在现场,记者就见到了许多的蔬菜户,据他们反映,由于全国多地均出现白菜滞销问题,各地的蔬菜陆续进入市场,与当地蔬菜形成低价竞争。

  浙江苍南某蔬菜经营户黄丽姿告诉记者,蔬菜进货有西安的,有温州的,还有本地的,你看我这里很多蔬菜都是外地过来的,本地的也有,哪里便宜就进哪里。

  同样为白菜发愁的还有新疆兵团农七师127团的20多户冬菜种植户。今年虽然丰收了,但满地成熟的白菜却无人问津。

  兵团农七师127团2连职工郑磊说,往年这个白菜,早早的就有人拿钱来,把钱放到地里放上一万两万块钱,把白菜包下来,都是四千元、三千元一亩地。今年没人要,没人再掏钱买,一地白菜全部滞销掉了。今年整个127团蔬菜种植户都存在这个问题,并且周边团场菜农打电话都是这种情况,这个菜销不动。你看天一天天冷,不行的话,把它当成肥料翻到地里。

  白菜种植户邢文英告诉记者,这个白菜我们在这卖三天了,一天也就是卖上一百多颗,卖白菜情况是不太好,像这样卖连十分之一都卖不掉,愁得不行。

  望着满地又大又结实的白菜,农七师127团2连党支部想尽办法,不断地为农户寻找销路,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农七师127团2连连长李玉海说,我们连队通过我们的同学也在联系,还有通过园林科也在外头联系,还有通过电视广告这样的,再一个想不行有一部分窖起来,但是这个量还是太大,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四、必须建立有效的产销对接机制

  农产品滞销可以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是土豆、紧接着大白菜,甚至河北的大葱,甘肃的洋葱、山东的生姜、辽宁的萝卜等等,这些主要的过冬蔬菜都出现了滞销的情况。实际上今年蔬菜价格几次出现了过山车的情况。早在上半年各地就出现了卷心菜、芹菜等蔬菜滞销的情况,到下半年国庆节期间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现在又出现了大面积滞销。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蔬菜价格如此大起大落?怎样解决菜贱伤农的问题呢?

  2010年,大蒜、生姜、棉花、土豆等大宗农产品价格曾达到历年来的峰值,但今年却普遍遭遇下跌行情:4月,山东、浙江的卷心菜,5月江苏的萝卜、蒜薹,7月海南省的香蕉,9月广西的葡萄,荔枝,10月内蒙古等地的马铃薯,不少农产品价格一度跌至成本线附近,近期山东、辽宁白菜收购价又降到每斤0.1元左右,对于今年以来农产品价格的大起大落,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这一轮波动有些异常。

  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李国祥告诉记者,应该来说,这一轮这个价格回落,那么应该与我们这个今年以来我们整体上气候条件对农业生产有利,没有出现往年比较大的干旱情况,也没有出现这个冷冻气候难的情况,对农业生产整体上比较有利。应该说农业生产情况比较好,增产比较好,当然就增产没有可能不一定带来增收,这是另一个矛盾了。

  李国祥认为,农产品价格曾经多次演绎过过山车行情,这次从表面来说,天气因素和供求关系的变化对今年农产品价格的剧烈波动产生了一定影响,但从深层次来说,生产、营销方式都急需改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说,滞销的问题往往就集中在大规模的集中在产区。那么像城市郊区它可能滞销,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就没有那么严重,那么这个农业生产这个问题应该来说,这也是我们农业发展自身的一个规律。那么越来越像产区集中,另一个方面,随着我们这个城市化的推进,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的农产品的消费越来越像城市集中,向销区集中。那么这样就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就是说产区跟销区分离的问题,割裂的问题。那么出现这种分离以后,如果我们仍然按照过去的那种方式,靠政府提供一点信息,一般沟通沟通,然后如果一个地方发生了滞销,政府在组织一次上货,我们再去采购一点,然后如果老是按照这种方式,那么我们很可能非常被动,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李国祥认为,从整体上而言,以蔬菜来说,我国不存在生产能力过剩,关键还是结构不合理。农户的“小生产”与现代经济的“大市场”之间缺少有效的产销对接。农民在相当范围仍然没有摆脱“一家一户闯市场”或者一哄而上,“跟风生产”的生产方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继续说到,产销组织方式改变的最核心的,我个人认为应该来是,应该有一个组织事先知道农民,或者就是说跟农民确定合同,确定订单,那么把生产确定下来,最基本的需要确定下来。那么把这种最基本的需求确定下来以后,那么农民按照这种订单来进行生产,农民它只负责把生产搞好,它不承担市场分析,那么市场分析这种价格的波动,应该有这种商户,有这种农产品流通组织,或者有农产品这一种流通组织由政府资助的这种农产品流通组织,它来承担这种分析,它来组织农民进行生产。只要我们政府下定决心来,都从我们的主销区各个政府,加大储备,通过这个储备补贴,通过委托这种商户来储备,或者通过其它的方式,那么把这种蔬菜把它储备起来。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对于一些卖储的新货农产品,像大白菜,有些瓜果类的一定要增加储备,那么这个为我们后一阶段,或者为我们就是说元旦、春节这一段期间消费万计,应该说会发挥非常好的作用。

  半小时观察:

  今年的农产品种植可以说是风调雨顺,然而各地农民丰产丰收却赔本赚吆喝。针对今年农产品滞销的原因,有归结为蔬菜生产“大小年”的,有归结为蔬菜种植面积大幅增加的,产量过剩似乎是主因。但我们也注意到,网络上经常有爱心网友呼吁卖蔬菜,并得到众多响应,最终惊动有关部门,然后帮助大量销售。像前几天就有“网友齐吆喝,宁夏百万斤滞销菜一日售罄”的消息传来。之前内蒙土豆滞销的时候,商务部们甚至启动了“滞销救助机制”,采取了网上对接、农超对接和农批对接等多种方式解决销路。可见产量增加只是滞销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销路一直没有畅通。农民的小生产和全国的大市场之间信息脱节,而相关部门并没有及时有效地指导农民了解市场、适应市场并打开市场的门路。从长远来看,政府部门应该指导农民提高组织程度,加强信息沟通、并继续加大物流畅通的建设。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矛盾现象。


版权所有:老艺术家协会 ICP备案:京ICP备09062721号 总机:010-57463466